《人民日报》批足协篮协 足协新闻官:会好好研读

“CBA联赛接二连三地出 事故 ,作为赛事的组织者和管理者,篮协难辞其咎,但除了频频开出罚单,篮协本身却从未被问责。”不过,面对媒体和网友的批评,中国篮协和中国足协似乎并没有太多压力。

“足协领导人不懂球”,“外行领导内行”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这些字眼儿就一直没断过,每当中国球队在外面受人欺负了,外界就把炮火对准足协的领导们。昨天国足刚被巴西胖揍个8-0,又有人埋怨足协不懂管理,但“外行”这个词扣到谁头上谁都不爱听,尤其对中国足协人说起“外行不能领导内行”时,他们立刻横眉竖眼一百个不爱听,为了向外界证明自身的管理水平,现任足协领导班子一直挖空心思做了下面很多事情……中国足球在国际比赛上几乎与“冠军”这个字眼绝迹,这被部分人理解为落后项目没有成功经验,哪像中国乒乓球队,夺冠已成习惯,奖杯拿到手软。为了让落后的足球项目尽快吸收我国优势项目的精髓,一时间向乒乓球队学习就一直被部分人推崇,因此决定让带领过国乒取得大满贯的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分管足球,争取让中国足球尽快吸收乒乓球的成功经验,毕竟很大一部分人认为,体育运动是相通的。蔡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用集团优势进行精英培养的体育模式,可能在集体项目上是不合适的,中国足球要从长远出发,要把儿童少年普及作为重中之重来抓,理论上我有十年的时间,我也做好了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做铺路石的准备,再大的困难都不会动摇我的决心。我也坚信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中国足球一定大有希望。”在分管足球之后,蔡主席便很快的进入角色,无论是在足协与万达合作的发布会、卡马乔正式出任国足主帅的关键场合都有其身影,作为分管足球的领导,蔡振华的建议无论是对足协还是各级国字号来讲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卡马乔入主中国足球的当天,这位世界名帅便与蔡振华进行了会面,共商国足未来发展大计,当时足协定下的目标是卡马乔一定要率领国足从20强赛中出线,在官员们看来,虽然接手国足时间短,但这对于这位享誉世界的名帅来讲不算难事……韦迪,如今这个在全国家喻户晓的人,曾先后担任过沈阳体育学院党委书记、国家体委拳击中心主任、总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任主任、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等职务,在2010年1月之前恐怕没有多少中国球迷知道他,尽管他管辖的水上项目在2008年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会上夺得了金牌。2010年1月22日,对韦迪来说是个“大日子”,从那天开始他正式接任南勇担任足管中心主任,推开了他入主中国足协的大门。接下来这位中国足球新掌门人开始在万众瞩目下开始实现他对于中国足球的一系列想法。当然,韦迪也不可避免的要面对外界提出的“水上项目出身能否管足球”、“外行领导内行”等一系列质疑。韦主任在媒体的聚焦下曾表示“我不懂足球没关系,但我会按照这项运动的规律来搞足球”,紧接着,韦迪便宣布了中国足协改革的“韦十条”等等措施,“国奥打中超”,喊出“国足五年后重返亚洲一流”、“女足重返世界一流”等壮志口号,在刚刚上任不久之际,国足在当年的东亚四强赛便打破不胜韩国的历史,让中国队拿到了冠军,这也大大加强了韦迪的信心,让这位“外行”认为自己有能力掌舵好中国足球。中国足球的江湖变色的很快,在入主中国足协两年多时间后,韦迪着实体会到了什么叫白云苍狗般的的变化,他的诸如“国奥打中超”等等制度都没有取得预想的结果,国字号三线溃败、中国足球绝迹伦敦奥运等等坏消息让此前嘴硬的韦迪也不得不亲自说出“国奥打中超制度失败”、“不该喊出国足5年后重返亚洲一流”等自扇耳光的言论。要知道,这位最不愿意被人称为“外行”的掌门人在制定这些规划的时曾说过“我的脑袋没有被驴踢”等非常坚定的言论。与韦迪一样,在南勇杨一民落网之后,林晓华于2009年4月也正式空降到足协担任副主席,这位前总局外联司副司长同样面对外界“外行领导内行”的质疑,但被公认善于交际和沟通的这位副主席在上任之初便虚心学习相关足球知识,为此特意曾向记者咨询“什么是越位”。林晓华参加过奥运会、亚运会等重大赛事的申办工作,具有非常丰富的外事工作经验和很强的能力,英语水平也很高。因此足协让这位擅长交际的副主席负责外事工作,在去年年底中超队争夺亚冠4席位的关键时刻,林晓华亲自飞赴亚足联开展足球外交,欲尽全力为中超保住4名额,经过艰苦的斡旋,林晓华于2011年11月21日晚向中国足记透露“中超将保住亚冠4席位”,但此后一天,亚足联便非常不给面子的宣布中超队在2012年的亚冠名额缩减为3.5个,紧接着便是辽足宣布退出亚冠。在韦迪之后,于洪臣于2010年2月9日也正式入主足协,据悉,体育总局当初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主要是考虑到,韦迪上任后,两名助手薛立和林晓华对足球业务并不十分不熟悉。所以配备了得力干将于洪臣协助韦迪,但这位并非足球项目出身的副主席为了尽快适应角色,经常虚心向圈内人咨询足球业务,据悉于洪臣曾特意在深圳向特鲁西埃询问联赛发展大计。性格直爽的特鲁西埃全盘托出,并大胆指出“中国职业联赛非常不职业,需要管理部门规范管理。”每逢国字号大赛,作为副主席的于洪臣变亲自赶往前线年女足冲奥的关键时期,于洪臣副主席为了给女足打气也全程督战了女足的奥预赛,并鼓励队员放开打切忌背上心理包袱,但最后中国女足还是惨遭淘汰,历史上首次无缘奥运会。除此之外,于洪臣还担任中超公司董事长,随后在招聘中超公司总经理的时候,通过层层严格筛选,鲁俊正式出任中超公司总经理,但鲁老总在此位置上未能发挥出自己的经商天赋,反而受到了匿名短信举报,这让鲁俊和于洪臣着实头疼,在万分艰难的情况下,足协严格选派的鲁俊没有通过试用期离任……作为目前在足协担任副主席时间最长的人,薛立在韦迪的统筹下目前负责青少年足球、社会足球以及校园足球工作。在中国足球人才断层严重的今天,薛主席为了大力推广青少年足球,频繁奔走于各种青少年足球普及活动的现场,大力鼓励孩子踢球。随着近邻日本、韩国踢球人数的激增,中国足球的后备人才不但没有得到提升,反而和日韩相差越来越大,多位足球教练曾抱怨中国足球选材范围狭窄。刘殿秋在韦迪的领导下目前担任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局长,此前曾在福特宝、国家队、香河基地、综合部、职业部等多个部门任职,并兼任香河训练基地的负责人。在韦迪入主足协后,刘殿秋主要负责联赛事务,虽然中超联赛在近两年呈现日趋火爆的苗头,但联赛的虚假繁荣问题一直被外界狠批,委员会曾被指责“朝令夕改”,在恒大申请开放外援制度一事上尤其被多家俱乐部所指控,面对中超等多支球队的集体申诉,刚刚担任此职务的刘殿秋多次露出难以招架之疲态。王彬在韦迪入主之前就曾担任足协中层干部,在韦迪入主之后,王彬担任外事部主任,主要负责足球外交。曾在亚足联任职,被誉为足协为数不多的外交人才,但近两年,中国足球外交羸弱的现象反而变得愈发严重,先是国奥在预选赛遭西亚裁判误判,紧接着便是中超队亚冠名额的缩减。韦迪入主之初曾表示要全力开展足球外交,外事部主任王彬承当了这一重要使命,但国际足坛的政要们似乎不愿意买账。韦迪入主足协之后新任命了5位中层,戚军便是其中一位,被任命为竞赛部主任,韦迪曾表示:“他们不是来踢球,是来进行管理和统筹的,我本人并不认可‘外行’的说法。如果原先是足球专业的,会踢球,但是不懂管理,我觉得这也不能算是‘内行’,所以我认为不能用‘有没有足球专业经历’作为任职标准。戚军曾在铁人三项的管理工作中建立了一套成熟的管理体系……”这位此前搞铁人三项的官员酷爱发微博与网友互动,而在上任之后便因一条微博被批为不懂球,国足在2011年亚洲杯小组赛打完最后一场与乌兹别克斯坦队的比赛后,戚军发微博把中国队本场比赛的对手“换为”哈萨克斯坦,他在微博中写到:我不知道在哈萨克斯坦下半场开场2比1领先后…..与戚军一样,郭涛也是在韦迪入主之后空降到足协出任综合部主任,韦迪曾说到:“他为人成熟,在工作岗位上颇显老练。对于后勤行政方面的工作,他不用教就能上手。”但在此后,卡马乔治下的国家队频频爆出各种设备缺失、后勤供应不足等情况。在挂职两年后,郭涛离开足协,职位由董华接任,韦迪在谈到这位部下离开的原因时说到,工作上的不适应也是离开的原因。综合部的工作繁杂而琐碎,事无巨细都要郭涛做得周全,两年下来很不容易。孙哲东原职北体大竞技体校副校长,在韦迪入主之后担任青少年和社会足球发展部主任,韦迪认为孙哲东是一个有活力、有激情、有想法的干部。他不是那种因循守旧或者一成不变的人,善于突破。他还是个能吃苦耐劳的同志,曾经有过3年的经历。但仅仅两年之后,他选择和郭涛一起离开,韦迪对此给出的理由是“上班路途太遥远,每天上班都要横跨半个北京城”杨新利原职体育总局机关党委综合部调研员兼副处长,这个和足球八竿子打不着的官员被韦迪任命为足协技术部主任,韦迪在其任职初期曾说到:他虽然没有参与过运动项目的管理,但他最突出的就是工作扎实。另外他本人对足球的兴趣非常高在这位对足球有着非常高兴趣的官员领导下,职业联赛推出了抽签委任裁判的制度,这使得一些嫩哨在执法中露出了严重的问题,不仅在球场上频繁遭到球员的围攻,足协为此遭到了多家俱乐部的联合投诉,而在杨新利的领导下,中国裁判主吹国际大赛的机会也变得少之又少……杨新利原职体育总局机关党委综合部调研员兼副处长,这个和足球八竿子打不着的官员被韦迪任命为足协技术部主任,韦迪在其任职初期曾说到:他虽然没有参与过运动项目的管理,但他最突出的就是工作扎实。另外他本人对足球的兴趣非常高在这位对足球有着非常高兴趣的官员领导下,职业联赛推出了抽签委任裁判的制度,这使得一些嫩哨在执法中露出了严重的问题,不仅在球场上频繁遭到球员的围攻,足协为此遭到了多家俱乐部的联合投诉,而在杨新利的领导下,中国裁判主吹国际大赛的机会也变得少之又少……作为韦迪的旧部,曹景伟是韦主任最信赖的部下,所以把关注度最高的国家队管理部主任一职赋予了他,韦迪曾对这位部下赞赏有加:“可以说景伟是我合作过的管理人才中特殊的人才。他不是水上运动出身的,专业是田径,但他能够通过自己的潜心钻研做到一通百通……这位田径出身的官员在入主国字号首天便开始开始了他的“一通百通”之旅,首先向时任国足主帅的高洪波请教如何计算足球比分的积分以及国家队的排名。在曹景伟的掌管下,国字号队伍两年多的时间内鬼使神差的三线强赛未出线,国奥女足双双无缘奥运会。韦迪曾公开批评“外行”说法,并声称他的这位部下组织协调能力非常强,在曹中层的组织下,国足近期开始了他们的环球表演,从欧洲到南美洲再回亚洲,在这期间浑身疲惫的国脚与世界强队进行了过招,在与巴西队的比赛中,曾诚8次从自己的球网中把球捡出来,在曹中层的良好的协调能力下,卡马乔和里皮因争夺国脚产生了不和……现任足协领导班子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这些被公认为“外行”的领导们在上任之初曾信誓旦旦的表示“依靠自己的管理能力绝对会让中国足球的成绩有所提升”,两年多后的今天,韦迪入主足协初期反击“外行论”的话语仍然在中国足球人耳边回荡“到足管中心来工作,不懂足球不要仅,更重要的是组织能力和管理能力,我相信这届足协领导班子的管理能力。”据悉,足协在9月份将再次举行中层干部竞聘,通过这种方式选出他们眼中最合适的管理人才……

“CBA联赛接二连三地出 事故 ,作为赛事的组织者和管理者,篮协难辞其咎,但除了频频开出罚单,篮协本身却从未被问责。”

“应该学习国外联赛管理者的职业态度:不是高高在上的掌权者,而是敢于承担责任的管理者。”

作为中国影响力最大体育赛事之一―――CBA联赛的管理者,中国篮协的工作一直饱受外界诟病。尤其在本赛季接二连三发生技术台和裁判工作失误的情况下,篮协依旧是只会“开罚单”一招,俨然一副自身毫无责任,过错全在他人的架势。这种态度,引来了外界极大的不满,昨日的《人民日报》就在第15版刊登名为《执掌职业联赛要有职业态度》的评论,呼吁中国的篮足联赛管理者,特别是中国篮协要改变工作态度。

“足协领导人不懂球”,“外行领导内行”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这些字眼儿就一直没断过,每当中国球队在外面受人欺负了,外界就把炮火对准足协的领导们。昨天国足刚被巴西胖揍个8-0,又有人埋怨足协不懂管理,但“外行”这个词扣到谁头上谁都不爱听,尤其对中国足协人说起“外行不能领导内行”时,他们立刻横眉竖眼一百个不爱听,为了向外界证明自身的管理水平,现任足协领导班子一直挖空心思做了下面很多事情……

在青岛队“临时退赛”风波后,尽管中国篮协在24小时内做出反应,开出了“全覆盖”罚单,但并非所有球迷都为篮协罚单叫好,更有许多球迷和专家质疑“为何篮协不道歉”?《人民日报》昨日撰文称,“CBA联赛接二连三地出 事故 ,作为赛事的组织者和管理者,篮协难辞其咎。但除了频频开出罚单,篮协本身却从未被问责”,“不检讨自己的做法,等于把所有问题都推给了别人,这种傲慢的权力心态长久下去只会伤了俱乐部和球迷的心”。

《人民日报》表示,尽管近年来CBA球市日益火爆,但仰仗的是国际大牌球星的影响力、俱乐部老板的大手笔投入,作为管理者的中国篮协,依然没有完成从管理比赛到经营比赛的转变。《人民日报》还以去年11月,NBA马刺队因为在跟热队的比赛中尽遣替补,而遭25万美元巨额罚款,NBA总裁斯特恩代表官方向所有球迷道歉的事情为例,表示中国篮协若想在职业化方面向NBA看齐,除了联赛的形式,管理者的职业态度也必不可少,“希望篮协在做职业联赛时能够放下 架子 ,改变工作态度和工作作风,拥有一份职业心态。”

此外,《人民日报》在文中还捎带提到了中国足协在管理中超联赛时也面临相同的问题。事实上,在《人民日报》的这篇评论中,主要是在批评中国篮协。

《人民日报》的这一评论,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网友大多是对篮协和足协持批判态度。网友wangxicha_ksjus的说法代表了不少网友的观点:“中国篮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自己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们只会为自己的帽子服务。”而网友“milan的trunks”则表示:“关键问题不在于态度,而是根本就没把CBA当做职业联赛乃至是产品来玩。”

不过,面对媒体和网友的批评,中国篮协和中国足协似乎并没有太多压力。成都商报记者昨日联系上了中国篮协分管CBA联赛的竞赛部部长白喜林,在听完记者对《人民日报》评论内容的转述后,声音沙哑的白喜林表示自己最近嗓子出了问题,说话困难,也无法就此事发表回应。此后记者还给白喜林发去短信询问看法,白喜林回复“将会向领导汇报你的建议”。

记者昨日也采访了中国足协综合部负责人,同时也是新闻官的董华。同样在听完记者的转述后,董华表示自己目前正在开会,《人民日报》的这篇评论他没有看到,因此也就无法发表意见。但他随后表示:“回家后会好好研读这篇文章。”

长久以来,中国足协乃至整个中国足球,就是国人的一个大痰盂,不管好事坏事,有的没的,什么人都可以往里面啐两口。而近年来,中国篮协似乎也有了齐头并进之势。但事实上,说他们一点也不职业,还真是有些冤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就是吃了职业的“亏”。

《人民日报》批篮足联赛管理者“高高在上”,有着“傲慢的权力心态”,这是事实。但跟中国其他的体育项目管理部门相比,足协和篮协还真不是最傲慢,最高高在上的。别的不说,就拿接受记者采访这件事情,足协和篮协官员尽管老说官话和套话,但他们总得要说点什么出来,即使是面对质疑,也要找借口和理由。而采访其他的体育管理部门,简直难于登天。同为三大球的排球,多年来联赛无人问津,后备人才凋零,国家队成绩严重下滑。但管理层却异常稳定,领导几乎从不接受采访,外界再说再骂,他们只当听不见。其他奥运优势项目,官僚作风更盛。

为何?只因这些项目更不职业。除了足球篮球,中国其他体育项目甚至连敢自称“职业联赛”的都没有。不职业则不透明,不透明则一团和气,大家都不知道他们干了些什么,自然无从指责。于是,管理者安坐其位,只需奥运会拿够金牌,则高枕无忧。只是苦了足协篮协,相比之下更职业更透明,任何一点的失误都要被拿到放大镜下来看,再加上自己也不怎么争气,所以只能替整个中国体育背起黑锅。

曾任中高协(China Golf Association)秘书长的崔志强日前撰文称,作为项目协会,必须破除有利可图就紧抓不放的观念,以优质服务吸引人,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而不是简单地做一个Cash Gathering Agency(揽钱机构),或者是Competition Governing Authority(赛事管控当局)。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